搜狐首页 新闻 拜见宫主大人

手机搜狐

SOHU.COM

杭州保姆纵火案 警方为何未提故意杀人?

杭州保姆纵火案中嫌疑人莫某被杭州市公安局以“涉嫌放火罪、盗窃罪”向杭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。人们常用“杀人放火”来形容案件之恶劣,常识中“杀人要偿命”,那么放火呢?和杀人相比,会轻判吗?

被低估的重罪:你以为害了仇家实际害了社会

放火行为的严重程度被很多人低估了,在我国刑法中“放火罪”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罪,位列四大危险方法之首,可见危险强度、程度之高。

“搜狐号数字之道”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以“放火”为关键词检索时,发现即使未有人员伤亡,放火行为也鲜有单被指控“故意损坏财物罪”,因为制造一起仅仅伤及特定对象的放火太难了。

生活鲜有“孤岛” 放火易伤他人

注:以上内容仅为举例说明,并非真实案例

实际生活中,少有人迹罕至的孤岛,水火无情,点火后迅速逃走的纵火者难以控制火势的伤害范围。在30起放火罪的案例中,仅有一名放火者因未及时逃跑而烧伤。

小李主观上虽只针对小明,却无法控制火势波及他人的后果,当报仇的火苗在邻里间燃起,放火罪随即成立。

真实判例中,纵火者放火地点一般也集中在住宅和工作区,在30起被判“放火罪”的典型案例里,超过1/3发生在有邻里的住宅。

未伤他人就不是危害公共安全吗?

即使小张和小红的房子没被烧,也不影响小李危害公关安全-放火罪的成立。

在裁判文书网的判决书当中,未波及他人的放火行为,放火未遂、在自己家放火、自焚……只要存在危害不特定多数人的客观周边环境,就很可能被判放火罪。

案例1

2013年,30岁的王某因和前妻闹矛盾,在自己家点火,判放火罪,因未造成太大损失,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。

在裁判文书网上的30起放火罪中,有13起刑期在3-10年之间,都是结果上未波及到他人,但放火环境存在波及他人的可能性。

烧自己的房子,烧自己都可能被判放火罪。

案例2

2014年,醉酒的常某拎植物油前往派出所,找到负责自己离婚调解的警察,往自己身上浇植物油准备自焚,未点火既被制止。最后,常某被判放火罪,处有期徒刑1.6年。

还没点着就判1.6年是不是有点冤?在另一起自焚未遂案中,被告人一审被判放火罪,二审改判寻衅滋事罪。我国是大陆法系的国家,判例与判例间并不存在必然参考关系。

只要你点火的行为可能损害到不确定多数人的生命和财产权,就有了放火罪成立的前提,实际中是否会发生损害的“可能性”是认定危险方法的标准之一。

难预估的结果:划下火柴的小动作要承担全部后果

结果有时比保姆纵火案更惨绝人寰

在杭州保姆纵火案中,莫某如果辩称放火仅为其他目的,无意伤害主人和孩子,并不知火势会如此凶猛,会被轻判吗?危害公共社会安全罪的量刑很高,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;致人重伤、死亡或使公私财产遭重大损失,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无期徒刑或者死刑。

在裁判文书网上,还有更惨绝人寰的案子:

案例3

2016年,38岁的滕某因口角纠纷,点燃工友宿舍煤气,引发爆炸造成7人烧伤并死亡,被判放火罪,死刑。

案例4

2013年,27岁的刘某因欠薪纠纷,前去工作的服装厂报复,用汽油点燃海绵、布料迅速逃走,造成工厂 30多人被困,14人死亡(其中9人是未满18岁的童工),被判放火罪,死刑。

案例5

2013年,26岁的林某因情感纠纷,深夜前往前女友的男友家纵火,见火光起后迅速逃离,火势蔓延,造成邻居在内的8人死亡(其中包含一名3岁儿童和一名7个月婴儿),被判放火罪,死刑。

危险方法造成的危害性和严重性或不受行为人的控制,水火之下,没有谁知道什么是最严重。

是放火罪而非故意杀人?按最严重的定刑

司法实践中,有两个词“想象竞合犯”和“数罪并罚”,前者是一个犯罪行为引发多个犯罪结果;后者是不同犯罪行为引发的多种犯罪结果。放火这一种犯罪行为导致2个犯罪结果(故意杀人罪和放火罪),根据“想象竞合犯”的逻辑——选择所触犯的多个罪名中较重的定罪处刑,杭州保姆纵火案中警方以“放火罪”而非“故意杀人罪”请求检察院批捕莫某,因为危及其他邻里生命财产的放火罪所造成的严重损失中包含杀人。

杭州保姆纵火案中,盗窃罪和放火罪是偷窃和放火两个不同的犯罪行为引起,符合“数罪并罚”的逻辑,于是同时出现在警方请检察院批捕的罪名中。

莫某即将迎来法律的审判,报复或者捉弄别人的火苗一旦点起,可能会沿着你无法控制的方向燃烧,进而毁掉你的整个人生。

精选